产品导航   Products
主人隔离,宠物咋办?他们打了个样!
时间:2022-05-25 20:27 作者:admin 点击:
html模版主人隔离,宠物咋办?他们打了个样!

  来源:环球人物

  作者:付玉梅 王秦怡

  人被隔离后,宠物怎么办?

  4月初,“深圳建立国内首家宠物方舱”登上微博热搜。这是一家建立在深圳光明区的宠物集中托管中心,面积约为1500平方米,正式运行后,将容纳最多300只猫犬类宠物。

  ?“深圳宠物方舱”话题登微博热搜。

  《环球人物》记者经多方采访了解到,3月,深圳为了解决疫情下宠物托管问题,创建过一家临时的爱心宠物驿站。“宠物方舱”的探索也是从这里开始的。

  3月16日,深圳福田区上沙塘晏村居民收到通知,“需对区域内楼栋的居民以家庭为单位转移到安全区域”,“宠物的问题指挥部正在研究,情形复杂,等统一通知”。

  由于通知中未明确宠物托管的相关细节,3月17日凌晨,一封求助信在网上热传。发布这条微博的栗子就住在塘晏村,收到通知后,她心生不安:宠物将安置在哪儿?何人照看?

  栗子当时不知道的是,一个爱心宠物驿站已经在马不停蹄地建设着。

  3月16日晚,当地一家宠物医疗集团接到政府人员询问,是否愿意提供志愿合作。很快,工作人员连夜调来集装箱,在塘晏村外的绿道上搭建。大家都一片空只能摸着石头过河。

  政策也进一步细化。3月17日15:28,深圳卫健委发布通告,明确小型宠物可陪同隔离,各类家养宠物已委托专业宠物寄养机构照看。截至4月7日,驿站共接收264只宠物,包括猫196只,狗59只,鸭兔、仓鼠等9只,为居民提供上门宠物服务119次。

  这是一个走向信任的过程。如今爆火的“宠物方舱”,是这场过程的延续。

  不过,深圳市福田区沙头街道办事处相关负责人告诉《环球人物》记者,“‘宠物方舱’这个说法不太准确。类比人类,进了方舱就是确诊患者,但安置在这里的宠物,他们的主人只是健康检测人员。如果叫‘方舱’,容易产生误解。”

  深圳的经验有哪些可借鉴之处?《环球人物》记者联系了故事的几个主人公,让他们来讲述。

  “背后的艰辛不言而喻”

  讲述人:宠物主人栗子

  豆豆现在一岁半。2020年圣诞节,我接了两个月大的她回家。很幸运,我遇到一只性格特别好的猫。大多数猫都怕生,不敢见陌生人,但豆豆不是,只要有我在旁边,她就允许所有人抱她。对我来说,豆豆是我的陪伴,有她在,我就很安心。

  ?栗子的宠物豆豆。

  所以,3月16日早上,我看到各种群里的信息,一下子慌了。之前,也有确诊或密接的人需要集中隔离,谁家宠物在家,万象城娱乐场网站,还可以委托给大白或邻居照看。但16日的情况是涉及到整栋楼,没有人可以照看宠物。

  当天下午,我们就收到明确的集中隔离通知,工作人员也说会安排专人托管宠物,但没有提供任何细节。作为家长,我当时的最坏打算,是准备把家里的粮食和猫砂全部摆出来,猫粮吃三个月都够,但猫砂盆只有一个,我就想着把行李箱拿出来当猫砂盆。

  那天,群里有个女孩问工作人员,“要不要留下钥匙,会不会进行环境消杀”,工作人员明确回应“会”。所以,我心里还是有些恐慌。

  无论是我,还是其他宠物主人,都希望更好地解决问题。我试着给市长热线、街道办打电话,但因线路繁忙很难打进去。

  这时,我想到了微博求助。17日凌晨00:28,我发了那封写给福田区政府的求助信,讲述整个事件的发展过程。

  没想到微博爆了,我收到上千条私信,微博的转赞评也一直在涨。有很多好心人给我出主意,告诉我公益组织或者专业宠物机构的联系方式;但也有人不理解,觉得宠物不过是“畜牲”,说我在带头闹事,甚至把我的微博截出来,画个大红叉。十条评论里大概有三条是不好的内容,我又害怕又难过,想着要不把微博删了,但又担心删评反而激怒他们。

  其实我发了微博不到两小时,就有一位自称工作人员的人私信我,让我提供联系方式,他们将协调处理我的问题。但我担心是假的,就没敢回。第二天下午两点多,工作人员又给我打电话,我才相信。工作人员说,政府已经出台了具体政策,后续会有通告发布,希望我能在微博上发出来,让更多关心这件事的人看到。

  17日下午3点多,我就看到了通告。刚开始,可能因为托管的人手不太够,回复咨询问题不是很及时。第二天,有关宠物随人转移或集中托管的流程就逐渐清晰了。

  尤其是,爱心宠物驿站那边已经有成功托管的宠物,工作人员发了现场视频回来,一笼一宠,会给宠物驱虫、铲屎、遛弯,大家才安心下来。

  问题得到解决,我真的想对工作人员说一声感谢。从2月22日疫情暴发,我们所有人的生活起居都要大白们照顾,垃圾转运、快递接收、物资配送、上门核酸检测,他们背后的艰辛不言而喻。包括我发出求助微博后,一直到现在,工作人员都是在想着怎么解决问题。

  “特别紧急的一个情况”

  讲述人:福田区沙头街道办事处相关负责人

  宠物驿站准备的时间特别仓促。3月17日早上,上沙第一批异地集中隔离的人就要被转运,我们的任务是在这之前把驿站建好。

  我们从16日晚7点多才开始筹办,直接干了个通宵。第二天早上6点左右,所有东西基本就准备好了。

  为什么这么着急地要做,我们主要有两点考虑:第一是因为当时上沙村转运的人口基数比较大。基数一旦大了,诉求就会比较强烈地体现出来。第二也是为了让转运工作顺利进行,因为如果居民的宠物得不到妥善安置的话,他们也会对异地转运很抗拒。

  但是,我们当时面临的是什么情况呢?没有时间,没有预案,没有策划,什么都没有。

  要怎么做,谁都不知道,找到最终合作的宠物机构也是偶然。16日晚,我们想着要招一个合作单位。于是,我就打开了点评平台,点开好评榜上排行第一的宠物店,打电话过去找他们的领导,问愿不愿意干。

  他们马上就答应了,3个小时后就派了人到我们现场开会。

  在那样的状态下,大家都只能先把事干了再想。如果当时连合作企业都要找半天的话,那就没办法推进了,是特别紧急的一个情况。

  紧接着,就是像集装箱这些硬件设施的安装、物资的调运,还有整个宠物托管流程的制定,都是那天晚上集中完成的。

  ?驿站存放的部分物资。

  驿站建成了,问题也很多。尤其是头几天,我基本已经到了一种脑子里面全都是事,没有办法合眼的状态。

  一开始,很多宠物主怀疑我们建出来的驿站,摆上一排排的笼子,没有人管。他们会担心,是不是自己隔离回来,宠物就已经不在了?

  我很理解大家的顾虑,就只能一步步来取得大家的信任。在第一批宠物进来后,我们会把这些照料过程反馈到一些宠物主、社群里,他们觉得环境确实还可以。我们确实也已经尽力了,包括安装了空调,还有一条绿化道可以遛狗。

  ?志愿者遛狗场景。

  我自己起初也是比较崩溃的。因为当时疫情防控的压力特别大,政府的人力有限,基本上就是我一个人在管理这个事情,但我原本也不是专业对口的岗位。

  幸好第三方的力量很给力。很多志愿者都是年轻人,干劲很足,高峰时现场差不多有44个人。几天后,各个环节就慢慢走向正轨了。

  ?现场志愿者工作照。

  包括场地的扩建,也是我一开始没想到的。我们找的第一家企业,他们评估只能收200只左右的宠物。这个量在第五天左右就达到了。所以我们又很紧急地找了第二家单位继续做。

  一开始我们只有3个集装箱,到后来变成16个,还有两个岗亭。整个占地面积大概有300平方米。

  4月6日,这些集装箱已经全部拆除了。最后留下的几十只宠物,我们全部转移至就近的宠物医院等待主人接回。

  我们这里只是临时的安置点,很多东西不成熟,而且主要是为了解决上沙村的情况。现在光明区已经正式建了一个固定的、面向全市的宠物驿站。我们在做的时候,深圳市场监督管理局就已经在同步拟文件,还派了人来现场视察,我们也提了很多建议。现在各个流程的细节已经相对丰富完善了,那里的仪器设备,各方面条件也更专业。

  “1000多个来电,

  很多在深夜”

  讲述人:志愿者团队现场负责人陈进豪

  一切都是从零开始的。第一天我们连续工作了30多个小时,一直到所有工作流程都摸清楚了,才敢去休息。

  3月17日下午,深圳福田区疾控部门对外公布了一个宠物寄养专线来联系我们。我是接线人之一。一般接到电话后,我会先了解对方的状态,看是不是在沙塘晏村,隔离的情况怎么样。

  有一些人准备要转运了,想把宠物托管到这里。那我就会告诉他们,需要帮宠物准备什么东西,做一些信息的登记,签一份电子协议书。然后再对接具体社区的各环节人员,派人去接宠物回来。

  像猫咪的话,我们会建议宠物主人准备少量的零食。如果东西太多,对于工作人员反而不太方便。最重要的是给猫咪准备它平时用的毛毯,或者有主人味道的衣物。熟悉的味道,能减少在猫咪在出门后的应激反应。

  猫咪的应激反应比较大。它是没见过“大白”的,突然有一群穿着白衣服的人在它眼前晃来晃去,会高度紧张。最严重的一次,驿站里有42只猫咪一起绝食。

  我们就马上联系政府工作人员协调,要了更多集装箱到现场,把所有的犬猫作分级护理,一级是比较正常的状态,二级是稍微要提高关注,三级就需要专人24小时看护。

  为了让猫咪开口吃东西,我们用了很多方法。除了给一些小零食,我们还准备了移液枪,吸取一些汤汁,一点一点喂到猫咪嘴里。我们也提前备了一些可以舒缓猫咪情绪的费利威(也称费洛蒙),减少它们的应激反应。

  经过两天两夜,在所有志愿者的共同努力下,当时51只异常犬猫都恢复到稳定的状态。

  对于狗狗,我们更多是提醒主人,如果狗狗有慢性病史一定要告知,看是否要做单独隔离,有一些狗的特殊习性也要告知,避免对陌生人具有攻击行为。

  我们隔离的区域是沿着绿化带围起来的,专门给遛狗划了一条道。现场的条件有限,但我们也至少会保证每只狗一天能遛一次。

  过程中我们都会和宠物主保持联系。在安置好宠物后,我们就会告知主人,请他们放心。现场有两个专门的客服医生来负责这件事。包括一些猫咪吃饭、狗狗散步的视频,志愿者也会不定期更新给主人,和他们汇报情况。

  在我接到的电话里,一般语气最着急的是什么人呢?是自己已经去隔离了,但宠物还在家里的人,有一些甚至已经离家3、4天了。

  为此,政府给我们专门配了锁匠,和宠物医生一起“破门”救助这些被滞留的宠物。

  小动物是很敏感的。你想想,如果动物独自在家几天,精神已经是高度紧张的状态。然后突然闯进来几个陌生人要来带走它,它们肯定会上蹿下跳的,还可能会有攻击行为。

  去现场之前,我们会做最坏的打算。如果说这只猫咪已经绝食,不吃不喝几天,那可能已经出现了脱水等现象,我们就会带上一些相关的药品和医疗设备。

  所幸的是没有出现很糟糕的情况。

  在专线电话公布后,我们接到了1000多个来电,有很多是深夜打来的电话。其实,相当一部分都不是马上需要求救的,而是来咨询的,甚至有很多都不是深圳的。

  他们可能只是生活在疫情区域内,担心万一自己有一天要去隔离,宠物怎么办。更多时候,我们主要是对他们做一些心理安慰,缓解焦虑。

  回想这段时间,其实我们自己也是处在一个高度紧张的状态。

  作为一个从业6年的宠物行业工作者,我不忍看到宠物因为主人被隔离后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,想让它们都好好的。就是这个很单纯的想法,让我当时决定报名志愿者工作。

  ?主人来接回宠物。

  当一只只宠物平安与主人团圆相聚时,我们都会很开心。志愿者还会给每一只小动物亲手写一封信,它们也是“抗疫小英雄”。这是一段对我们彼此都很难忘的时光。

  ?每只动物离开驿站时,都会收到一张专属证书。

  看到人也健康,宠物也健康,就足够了。

点击进入专题: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4月11日疫情晚报 海珠 疫情防控

责任编辑:刘光博

相关新闻